第二章 ???紅都歲月------滄浪之滴 ???匯入大海

 二維碼
發表時間:2014-11-11 19:38作者:徐軍利 ???張義民來源:晉城黨史網


參加紅軍不久,在一次戰斗中繳獲了一門迫擊炮。10師準備成立一個炮兵排,但繳的炮沒人會用。連長問:“誰當過炮兵?”閻捷三自告奮勇說自己干過。連長就讓他當炮兵。他說:“我過去是搞山炮的,對迫擊炮不大精通?!边B長說:“不要緊,能打響就行?!彼髁艘魂嚲蜁褂昧?。連長當即任命他任炮兵排班長。不久,上級正式任命他為紅4軍10師29團特務連班長。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愈來愈體會到紅軍軍紀嚴明,官兵平等,和根據地的老百姓血肉相連,不同于任何舊式軍隊。他慶幸找到了真正的革命軍隊,和戰士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紅軍初創時,根據地建立在江西省羅霄山脈中段的井岡山。1928年7月至11月,江西、湖南兩省的國民黨軍隊兩次“會剿”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失敗后,又于同年底至1929年初調集湖南、江西6個旅的兵力,對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發動第三次“會剿”。毛澤東等周密地研究了粉碎敵人“會剿”的計劃,決定紅軍第四軍主力轉入外線打擊敵人,以紅四軍的一部配合紅五軍留守井岡山。經過內外線的艱苦轉戰,紅軍開辟了贛南、閩西革命根據地,曾經被敵人一度侵占的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隨著形勢的不斷變化,星星之火在閩粵贛廣大地區迅成燎原之勢,瑞金就逐漸發展成蘇維埃政權的中心,也稱“紅都”。

為了擴大閩粵贛根據地,鞏固地方政權,壯大紅軍力量,形成閩粵贛三省的紅色割據,從1930年2月至6月,紅4軍4個縱隊開始在閩粵贛三省交界處作戰。閻捷三所在的1縱在毛澤東、朱德直接指揮下,參加了許多戰斗。

1930年3月,紅軍攻打贛州。贛州是贛南重鎮,三面環水,城高池深,易守難攻。攻擊前,戰士們已經把贛州城外敵人的據點都拔掉了。按照戰前部署,閻捷三發了一聲空炮,總攻便開始了。由于對贛州守敵的力量估計不足,彈藥也不充足,炮彈打光了,贛州城仍沒有攻下來。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唄!撤退時,師長王良對他說:“沒有炮彈了你的炮還有什么用?寄了吧!”當晚閻捷三便把炮沉到水塘里,在岸邊做了個記號,隨部隊向南轉移。

不久,29團成立了機槍連,閻捷三又被調到機槍連當班長。4月,部隊奉命攻打江西與廣東交界的信豐縣,守備部隊是些地主民團,一下子就被打開了。地主民團把一部分槍藏入水缸或沉到水塘里,紅軍戰士對土豪劣紳這套把戲很了解,打下信豐后,閻捷三帶戰士們在水缸和水塘里摸了幾十條槍。

5月,部隊開到尋烏,尋烏的反動地方武裝不堪一擊。隨即又打到安源。6月,陸續攻打了廣東南雄、江西大庾和福建汀州等地。

半年來紅軍避實擊虛,在湖南、廣東、江西、福建一帶轉戰南北,打了十幾仗,先后攻克了贛縣、安源、會昌、信豐、大庾、尋烏、南雄、汀州(即今長汀縣)等六、七個縣。因為那幾個縣沒有國民黨主力,大部分是國民黨的保安部隊,紅軍輕而易舉攻克了,既擴大了蘇區,鞏固根據地的建設,又積蓄了力量,粉碎了敵人的圍攻。每打完一仗,閻捷三和戰士們除執行軍事任務外,還要打土豪、籌款、分田地、建立基層政權等。在不太了解紅軍的地方,做群眾工作還是相當艱苦的。漸漸地,他也學會了做群眾工作和建立地方紅色政權。每解放一個地方,就和戰士們一道了解哪些人是地主、富農,哪些人是工商業者,哪些人是中農和貧雇農,然后根據紅軍頒布的土地法,抽多補少,抽肥補瘦,按人口平分土地,依靠貧雇農打擊地主,保護商人,并發給他們槍支,成立民兵武裝,保衛土地革命成果。就這樣開拓了贛南、閩西根據地。

紅軍作戰很勇敢,真正具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最根本的原因是干部能起帶頭作用。作為班長,每次戰斗閻捷三總是以身作則,沖鋒在前。當時,很多人認為當紅軍好,可就是“怕”字當頭,行軍打仗叫苦叫累,陸陸續續也逃跑了一些。但閻捷三抱定兩條宗旨:一是革命的道路非走到底不可;二是別人能做到的,自己堅決做到。通過改變生活習慣,他逐步適應了紅軍在南方的戰斗生活,并過了三關:第一,過了飲食關。閻捷三是北方人,習慣吃面食,不習慣天天吃米飯,老想吃家鄉的面條,時間長了也沒有什么想頭了,漸漸習慣了吃糙米、紅米、南瓜、苦瓜、辣椒等紅軍的家常飯。第二,過了氣候關。南方一年四季多雨多霧,氣候非常濕潤,衣服和被子總是濕漉漉的。尤其在秋冬,淋雨后的濕衣服裹挾在身上,冰涼刺骨,道路又多泥濘,雨里行,泥里爬,艱苦是難以言述的。如果沒有健康的體魄、堅強的毅力和崇高的精神是無法堅持的。天長日久,閻捷三對這種天氣也就習以為常了。平時一到駐地,也盡可能找些雨傘、雨帽,以便下雨時用。實在無遮風避雨的東西,行軍時就用荷葉包頭,這樣也很快過了南方的氣候關。第三,過了行軍關。紅軍行軍打仗主要靠步行,打赤腳,穿草鞋。打一仗少則走幾十里,多則上百里,路也多是泥濘的小路、田埂和碎石路。盡管南方的戰士們每次都把繳獲的鞋子優先照顧給北方人,可北方人即使穿上鞋子也吃不消這樣的行軍。后來,閻捷三干脆也穿草鞋或赤腳行軍了,盡管腳上都是血泡,但他不服輸,拼命咬牙,決不掉隊,很快適應了走石頭路,泥路,田埂路,腳上也磨起了厚厚的老繭,每天行軍七、八十里是家常便飯。

部隊到了福建汀州,毛澤東、朱德將紅4軍4個縱隊擴大為4個師。在汀州休整時,一次宿營后,閻捷三去找司務長領油,供班里擦機槍、點燈用。司務長正在樓上開會,他從樓上跑下來,閻捷三問他們在干什么,他說漏了嘴,說黨員開會,閻捷三才知道他們是共產黨員。聯想到平日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他很想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其中的一員。不久,就向黨組織提出了申請。

1930年4月的一天,在江西會昌,一位姓張的連黨代表找閻捷三談話說,你參加紅軍4個多月了,根據你的日常表現,黨支部決定吸收你入黨。接下來,他向閻捷三宣講了共產黨的歷史、性質、綱領和奮斗目標。不久,在鮮紅的黨旗下,閻捷三熱血沸騰地履行了入黨手續,并莊嚴宣誓: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從此,他將自己的一切同黨和人民軍隊連在一起,跋涉萬水千山,經歷數百次戰役,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嘔心瀝血奮斗了半個多世紀。

入黨后,在去汀州的行軍途中,閻捷三被提升為排長。后來他才知道,連有黨支部、排有黨小組、班有黨團員,是毛澤東同志在三灣改編時規定的。這一傳統自那時起一直保持下來,為軍隊建設注入了強大的生命力。(責任編輯:韓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