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亭序》的傳奇故事

 二維碼
發表時間:2020-02-29 06:56作者:吳軍雄來源:晉城黨史網

公元353年三月初三,王羲之邀請魏晉以來最顯赫的幾家大族子弟聚會于會稽郡山陰城的蘭亭,曲水流觴,飲酒賦詩,并結詩成集,集子的名稱就叫《蘭亭集》,又稱《禊帖》、《禊集》等。此集由王羲之當場揮筆作序,序文的名稱就叫《蘭亭序》,也有人稱為《蘭亭集序》、《蘭亭宴集序》等。這篇名垂千古的《蘭亭序》,通篇324個字,凡字有重復者,均變化不一,精美絕倫。


《蘭亭序》誕生后的200余年,并未大放異彩。真正讓《蘭亭序》名聲顯赫的,是唐太宗李世民。


世傳王羲之的手寫墨跡在南朝梁武帝時曾收集1.5萬卷。其中,也包括其子王獻之的真跡。至梁元帝蕭繹承經三年,西魏大軍攻陷江陵,梁元帝見大勢已去,在投降之前,譴后宮舍人高善寶放了一把大火,把梁朝集50年之力搜集起來的“二王”書法連同古今圖書14萬卷,盡焚于烈焰之中。百官驚呼:“文武之道,今夜窮乎!歷代秘寶,盡為灰燼矣!”蕭繹明明當了千古罪人,居然還振振有詞地說:“讀萬卷書猶有今日,故焚之”,后世扼腕,梁元帝亡國是因為治國無術,又多行不義,卻遷怒于書籍。


之后隋文帝時盡力搜求,也只得王羲之真書50紙,行書240紙,草書2000紙.。到唐太宗李世民時,幾乎將存在于世的王羲之真跡一網打盡,但數量和質量都遠遠不及被蕭繹付之一炬的瑰寶了。唯一值得夸耀的是,唐太宗得到了《蘭亭序》真跡。


據說唐太宗特別喜愛王羲之的書法,尤為推崇《蘭亭序》,其獲取的過程充滿傳奇色彩。傳說唐太宗對王羲之書法是“遍尋天下以求之”。但他最惦記的《蘭亭序》卻始終弄不到手。后經多方明察暗訪,終于得知《蘭亭序》真跡藏在會稽的永興寺中,為僧人辯才所有。辯才和尚視《蘭亭序》為命,從不示人。太宗皇帝多次派人索求,許以高價,辯才和尚均不為所動。于是房玄齡給太宗皇帝出了個主意,委派監察御史蕭翼設法謀取之。蕭翼博學多才,且廣有計謀。他向太宗皇帝討得王羲之的兩三福書帖,扮成布衣書生,來到會稽。他每天都到永興寺看壁畫,引起了辯才和尚的注意。兩人談起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極為投機。蕭翼次日再訪,晚上留宿在寺中。兩人又引燈長談,賦詩互贈,竟如知己一般。興之所至,蕭翼便拿出王羲之的字帖給辯才觀賞。辯才說,帖是真帖,卻非真品。蕭翼趁機嘆道:“可惜啊,舉世都知蘭亭序絕妙,卻無人看到?!鞭q才遂從梁上取出《蘭亭序》給他看。蕭翼故意說是假的。兩人爭論了好久。蕭翼暗中記下藏匿之處,次日待辯才外出,潛入寺中將《蘭亭序》盜去。隨后蕭翼到驛站處,露出真面目,讓驛站以最快的速度將《蘭亭序》送到太宗面前。太宗皇帝得寶后欣喜若狂,遂派欽差到永興寺,先裝模作樣責備辯才隱藏國寶,犯有欺君之罪,再假惺惺的赦免他,并賜給錦帛等物??蓱z辯才和尚被人以卑鄙手段騙走命根子,頓時心灰若死,從此患了重病,不到一年就死了。


宮廷畫家閻立本根據這段往事,繪了一副《蕭翼賺蘭亭圖》。圖中蕭翼口沫橫飛,正在想方設法騙取辯才的信任,辯才和尚則忠厚地聽著,完全沒有覺察到對方居心叵測,還令人為蕭翼烹茶。那幅畫其實記載的是一段巧取豪奪的丑聞。據說唐太宗得到《蘭亭序》后,因為房玄齡薦人得力,賞賜了錦緞千匹,蕭翼智取《蘭亭序》有功,太宗提拔他為員外郎,加五品,并賞賜金縷瓶、銀瓶、瑪瑙碗各一支及珍珠等,又賜給他宮內御馬兩匹,宅院與莊園各一座。


世傳李世民得到《蘭亭序》真跡后,愛不釋手,只要一有時間,就欣賞把玩臨摹不已。他對《蘭亭序》的評價可以說是空前的?!盁燊F結,狀似斷而還連;鳳翥龍螭,勢如斜而反直。玩之不與為倦,覽之莫識其端。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就是他給出的評語。李世民還親自撰寫了《晉書》中關于王羲之的部分,將王羲之捧上“書圣”的位置,將《蘭亭序》捧為“千古一帖”。更鼓勵全民學書法,并讓當時的書法名家褚遂良等人將《蘭亭序》加以臨摹,作為范本在市面流傳,而真跡則被密藏于深宮大殿,甚至在李世民死后做了他的殉葬品。


歷史的吊詭之處在于,《蘭亭序》在李世民手里成了“千古一帖”,也成了“千古一謎”。清末碑學名家李文田經考證發現,《蘭亭序》原名《臨河序》。在東晉時史無記載,直到南朝劉孝標所注的《世說新語》才提到此文。全文只有153個字,與后世流傳的324字本有很大出入。到了唐代,《臨河序》改稱《蘭亭序》,所以《蘭亭序》并非王羲之所作。這一說法石破天驚,影響深遠。1965年,郭沫若在《文物雜志》發表文章,認為《蘭亭序》系后人偽作,偽作者是王羲之的七世孫智永,由此引發了學術界空前的大討論。


既然許多人質疑《蘭亭序》的真偽,指斥流行于世的《蘭亭序》并非出自王羲之的正品,那真正的《蘭亭序》在哪里呢?有一種流傳,說是在南詔國(今云南?。?。據說,王羲之好道,晚年和一個叫許玄的道人結為方外之交,一直在會稽和臨安(今杭州)之間游玩,訪仙求道。許玄說,那一帶神仙很多,包括有漢末戲弄曹操的左慈等。許玄后來游歷去了南詔,向南詔國王傳道,使得整個南詔國都篤信道教,還將王羲之崇為神仙。據說許玄去南詔時,就隨身攜帶了王羲之的《蘭亭序》真跡,并將其贈給了南詔國王。南詔國將《蘭亭序》視為傳國至寶,一直珍藏在深宮中,對外秘而不宣。后來,八仙之一的韓湘子(韓湘)突發奇想,游歷到南詔國,不知怎么和南詔國王勸龍晟成了好友。當時節度使王嵯巔弄權,勸龍晟不甘心當傀儡,想請大唐皇帝幫他鏟除王嵯巔,奪回王權。王嵯巔耳目眾多,勸龍晟無法公開和大唐聯絡,就設法以修道的名義結識了韓湘,企圖通過他的關系聯絡大唐。為了表達誠意,勸龍晟特地請韓湘進宮看了《蘭亭序》,并打算把《蘭亭序》作為信物,讓韓湘帶給大唐皇帝,以求支援。不料韓湘一看,就認定那《蘭亭序》不是真的,所以,這件事就泡湯了。韓湘怎么肯定南詔國的《蘭亭序》不是真的呢?原來,韓湘在韓夫子韓愈那里見過刻印的《蘭亭序》募本,所以一眼看出南詔國的《蘭亭序》只有上半部是對的,下半部和《蘭亭序》完全沒有關系。也就是到“信可樂也”四字,后面完全是另一篇文章了,與他目睹的《蘭亭序》風馬牛不相及。


那么,南詔國的《蘭亭序》是什么樣子呢,根據有關資料披露如下:“永和九年,歲在癸丑。孟春之初,會于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極目騁懷,信可樂也。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矣。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右將軍司馬、太原孫亟公等二十六人,賦詩如左。前余姚令會稽謝勝等十五人不能賦詩,各罰酒三斗?!?/span>


從“信可樂也”四字后的內容,都與當時眾所周知的《蘭亭序》不同,記敘的仍是蘭亭集會的過程,而不是普通版本《蘭亭序》中對人生的感喟。


既然這一版本的《蘭亭序》只有153個字,那么后來在世間廣泛流傳的324字的《蘭亭序》又是怎么來的呢?追根溯源,還要從李世民說起。


李世民是人中龍鳳,一代雄杰。其父為唐高祖李淵。李淵有22個兒子,長子李建成,封太子,李世民為次子,封秦王,三子李元霸戰死,四子李元吉,封齊王。其他幾可忽略不計。李世民由于文武雙全,才能出眾,經常代父出征,戰功煊赫。李建成雖然貴為太子,但才能平庸,且心術不正,對李世民非常忌恨。他勾結李元吉,經常在李淵身邊進讒言搬弄是非,排擠陷害李世民,妄圖將其置于死地。在忍無可忍之下,李世民發動了“玄武門之變”,殺死了李建成和李元吉。李淵看到李世民羽翼已成,只好將他封為皇太子,不久干脆將皇位讓給李世民,是為唐太宗,李淵以“太上皇”的名義躲到深宮里享清福去了。李世民當了皇帝后,并沒有對李建成和李元吉斬盡殺絕,而是采取了溫和處理方式。他封李建成為息王,李元吉為海陵郡王。貞觀16年又下令恢復李建成皇太子封號,李元吉改封巢王。原太子洗馬魏征曾多次勸說李建成盡快除掉李世民,應該說是罪不可赦。但玄武門之變后,李世民也沒怎么為難魏征,他知道魏征是個直臣,也是能臣,因而多次屈尊相請,讓他到朝中任事。在李世民感召下,魏征終于投身李世民的懷抱,并仍然按照自己一貫的行事風格,與李世民面折廷爭,常常弄得李世民下不來臺,甚至幾次想殺掉魏征。但在長孫皇后勸說下,李世民終于改變了主意,依然一如既往倚重魏征,并把魏征作為自己的一面鏡子,留下了“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明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的感慨之言。君臣相得益彰一時傳為佳話。


論說,天下惟有德者居之,“桀.紂失其道而湯武祚”,這是大道正理。李建成、李元吉胡作非為,不得人心,李世民將他們殺死是為民除害,沒有什么可指責的。但從現在披露的許多史料看,事情絕不是那么簡單。李建成絕非一些史書上介紹的那樣 ,沒有真才實學,而且還嫉賢妒能,李元吉也沒有那樣混賬不堪。只是由于李建成常年在宮中輔助政務,名聲不顯。李世民則經常代父出征,功高蓋世,所以看不起李建成、李元吉。他認為自己在前方拼死血戰,卻還要屈尊在李建成之下,心里就一直感到不平衡。李建成也擔心李世民把自己的太子之位奪走,因而時刻進行著提防,并經常在李淵面前進讒言。一來二去,兄弟之間就生成許多齟齬,直至勢不兩立,最終導致了玄武門事變的發生。而玄武門事變也絕非史書上說的那樣簡單。在這場宮廷政變中,李世民不僅殺死了李建成和李元吉,誅殺了此二人的十個兒子,以斬草除根,而且還同時干了一件違背人倫的事---在襲殺太子和齊王后,立刻派兵入宮,將自己的父親---唐高祖李淵及一幫近臣囚禁起來,逼迫唐高祖讓位。在李世民武力威逼下,李淵被迫封李世民為太子,不久干脆將皇位交與李世民,自己當了太上皇。李世民此舉,當時就引起天下議論洶洶。為了平息輿論,李世民不僅逼迫史官修改了史書,將李建成和李元吉說成十惡不赦之徒,將父親李淵說成才能平庸、優柔寡斷、不辨忠奸的昏聵之人,將李淵在太原起兵反隋,說成是李世民的謀略,以此混淆天下視聽。而且將李建成和李元吉分別降為親王和郡王,謚號也是很不成樣子,一個為“隱”,稱“隱王”,為中下等,一個為“刺”,稱“海陵刺王”,為下等。這在講究謚號的封建時代,是一種莫大的侮辱。盡管如此,仍然難以塞天下人之口。因為李建成是李世民的哥哥,又是當朝太子,是未來的皇帝,李世民將他殺死,就是以下犯上,他始終脫不掉犯上作亂的嫌疑。為了洗卻其登基原罪,對臣民進行意識形態控制,穩固自己的統治,李世民不得不采取措施來盡快消除對他不利的輿論。恰在這時,魏征給了他一個機會。


原來,玄武門之變后,李世民為了收攏人心,就聘請了原太子宮的一些人出來做事,其中就包括魏征。但魏征答應李世民的邀請,并不是甘心情愿的。他作為原太子洗馬,和李建成的感情是很深的。李世民采取武力上位的方式,打斷了皇位按指定方式和平繼承的老規矩。從魏征內心深處來說,對李世民的做法是難以接受的。迫于李世民的再三邀請,魏征不得不答應李世民的要求。但君臣二人并非外界和史書上所說的那樣水乳交融,而是在很多方面存在著尖銳的沖突。據說當年太宗見到魏征的宅邸過于簡陋,特命用修皇宮剩下的材料為魏征修了一座府邸,成為太宗與魏征君臣相得益彰的證明。然而,恰恰是這座府邸,暴露了君臣關系中的另一面。魏征死時,太宗皇帝親自撰文,立于墓前,讓魏征享受到了為臣子的最高榮譽。但這一切很快出現了戲劇般的大逆轉。有人向太宗密報,說魏征每次上奏章時,都留有副本,還將這些副本拿給當時的史官褚遂良看,說明魏征在心中根本不信任皇帝,認定他會篡改歷史。太宗聞言大怒,下令推倒了原來的墓碑,也推倒了魏征在自己心目中的良好印象。更有人說,即使魏征在世時,與李世民的關系也沒有史書上說的那么好,而是時有不和,到后來簡直勢同水火,只是在形式上維持了一種親密關系,是做給天下人看的。


魏征重新回到朝廷后,李世民讓他做的事,仍然是輔助現任太子李承乾。對于魏征來說,這是一件傷心的事,因為多年前,他曾經努力輔助的上一位太子李建成,正是死在太宗李世民手中。而眼下的情況是,太子李承乾也很不成器,一再失德、而魏王李泰卻聲勢日隆。魏征仿佛眼睜睜看著自己輔助的第二任太子,將要重蹈當年李建成的覆轍。他預感到,假如這次太宗皇帝處理不好立儲的問題,皇權爭奪將成為李唐王朝永遠繞不過去的坎。一代一代靠宮廷政變、血腥屠殺來解決問題,這太可怕了。于公于私,魏征都要力保李承乾的太子位。問題是他已病重,時日不多,辦法更少。就在此時,魏征得到了一份智永和尚悼念其弟的《俯仰帖》,篇中以昔懷今,感物傷人,比照祖先王徽之和王獻之的兄弟之情,來悼念弟弟智欣。魏征看到此帖后,靈機一動,決定借題發揮,將《俯仰帖》廣為刻印,向天下宣揚“手足親情,天地鐘之”的理念,進一步確定正統的“立嫡以長不立賢”的皇位繼承規則,防止當年玄武門之變重演。他甚至策劃了一個周游全國各地發放《俯仰帖》的活動,比照當年智永周游全國寺院發放《真草千字文》的壯舉,以造聲勢。然而,還沒等到實施這個計劃,魏征就溘然而逝了。


魏征死后不久,太宗皇帝不知從何處得知了他的計劃。惱怒之下,太宗堅決廢掉了不成器的太子李承乾,還親手推倒了自己為魏征立下的墓碑。因為他終于發現,盡管他們共同創造了君臣和諧典范,但魏征始終沒有在心中認可他當年的行為。這么多年,魏征始終對“手足情深”耿耿于懷。也就是說,他至死都把太宗當做一個謀殺親兄弟的兇手。如果《俯仰帖》流傳出去的話,就是對太宗殺兄弒弟的絕妙諷刺。最讓太宗無法接受的是,魏征居然恨了他一輩子。后來,究竟是誰給太宗出的主意,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太宗經過深思熟慮,決定將《俯仰帖》和《蘭亭序》拼接起來,使之成為一部新的《蘭亭序》。


讓真相湮沒的最好方式,不一定是毀滅它,也可以用另一個更完美的假象來取代它。


于是,全新的《蘭亭序》橫空出世了。它就是現今廣泛流傳于世的版本,我不厭其煩將其全文引用如下: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于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游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雖趣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于所遇,暫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修短隨化,終期于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每覽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懷。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后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悲夫!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后之覽者,亦將有感于斯文。


我們今天看到的《蘭亭序》,意思和原來的《蘭亭序》已經大大不一樣了,甚至有了天壤之別。原來的《蘭亭序》,只是對一次修禊活動的簡要記載。而改造后的《蘭亭序》則在原文抒情記事的基礎上,以“死生亦大矣”為重點,大量抒發對憂與樂、生與死的感慨。它提示人們,生與死是人力所不能左右的自然現象。由盛到衰、由生到死,是一種必然,也就是“修短隨化,終期于盡”,促使人們珍惜人生,愛護生命。


但太宗此舉,卻于無意之中,為我國的文化和書法藝術寶庫留下了“千古一帖”?!短m亭序》文字燦爛,字字璣珠,是一篇膾炙人口的優美散文,它打破成規,自辟徑蹊,不落窠臼,雋妙雅逸,不論寫景抒情,還是評史述志,都令人耳目一新?!短m亭序》的更大成就在于它的書法藝術。通篇氣息淡和空靈、瀟灑自然;用筆遒媚飄逸;手法平和奇崛,大小參差,錯落有致 ,既精心安排別具匠心,又無做作雕琢之痕跡,一切仿佛渾然天成?!短m亭序》是中國書法藝術 史上的一座魏巍高峰,全篇章法、結構、筆法美輪美奐,讓人無可挑剔,其字被譽為“鐵劃銀鉤,冠絕古今”、“龍跳天門,虎臥凰閣”,甚至有人引用《洛神賦》中的佳句“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 ”來對其贊美,因而被歷代書家稱為“中華第一行書”。據說唐太宗將《蘭亭序》與《俯仰帖》捏合在一起后,專門讓趙模等鉤摹多本,分送諸位皇子和親貴大臣。同時,還集中大臣中最杰出的書法家,制作了許多《蘭亭序》的摹本頒臨天下,讓全民修習。其中最著名的有:馮承素本,簡稱馮本,因其卷引首處鈐有“神龍”二字的左半小印,又稱為“神龍本”;虞世南本,簡稱虞本,亦稱“天歷本”;褚遂良本,簡稱“褚本”,因卷后有米芾題詩,亦稱“米芾題詩本”:歐陽詢本,因北宋慶歷年間發現于河北武定縣,又稱為“武定本”。這些臨摹本均精彩絕倫,每一幅都堪稱國寶,其中馮承素的“神龍本”,被公認寫得最好。


當人們爭相欣賞《蘭亭序》絕世的書法藝術,體味其中博大的思想意境時,已經沒有多少人去關注李世民的登基原罪了??梢哉f。太宗皇帝成功地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由于太宗皇帝是始作俑者,所以,王羲之的作品及后人仍然在李唐王朝的一些朝代引發過一些小小的故事。比如,武則天稱帝后,也學太宗皇帝的樣子,下令尋訪王羲之真跡??墒?,經過梁元帝焚書和唐太宗結集,天下幾無王羲之真跡可巡。最后還是王羲之九世孫王琳獻出家中世代珍藏的王羲之真跡,才使武則天高興起來。她下令將這些真跡刻成拓帖,成為流傳于后世的《萬歲通天帖》。王琳還做過一件大事:他買下了李世民在長安為魏征修的宅邸,在里邊的密室中發現了魏征保留下來的奏章副本,并將它們編纂成書公之于眾,證明太宗皇帝沒有冤枉魏征,同時也使人們看到了這對君臣之間的真實關系。順宗皇帝時,喜好圍棋和書法,更喜歡王羲之的墨寶。他居東宮時的圍棋國手王叔文和書法老師王伾一直陪伴在他身邊。這個王伾,就是武則天朝大書法家王琳的后代。他和王叔文利用和順宗皇帝的良好關系,掀起了以抑制藩鎮割據、打擊宦官勢力為目標的“永貞革新”。但不久順宗皇帝被宦官害死,王叔文被貶為司馬,旋即病死。王伾得中風病,離開朝廷回家休養。喧囂一時的“永貞革新”剛剛開張就落下帷幕,讓人扼腕嘆息。不過這些與《蘭亭序》已沒有多少關系了,只是歷史的一點余波微瀾而已。


(責任編輯:韓玉芳)